就整部片子来看,真的“还行”吧。本人不是什么影评专家,就是很爱看电影,看完之后喜欢小小地抒发一下自己的观影感受。承蒙不弃,读完此篇,望广大评友们不吝赐教。

   
·
如果有小孩在你的旁边看电视或是看电影,他一定会问你——“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没错,作为观影者,在明白了角色是好人还是坏人的时候,我们的心就会安定下来,因为我们心中有一种一直被教育了的执念——善终将战胜恶,好人一定会战胜坏人,尤其是中国人的HAPPY
ENDING情结最为强烈。
看完电影我竟有一种昏昏沉沉的迷糊感,大概是电影中每个人物的设定都是圆形的,他们不会是全善也不是全恶。惩恶扬善,是最痛快的——如果偏离了这个既定设想,观影者的心里就会很累很闷。而姜文向来是那种“不让观众好过”的导演,我看他导演的电影——包括《让子弹飞》——都有这样的感觉。
我认为这种就应该是姜文在电影中制造了一个“滑梯”,善与恶间歇性地出现在两头,在这个摩擦力几乎为零的滑梯上,“善”很容易滑向“恶”,同样“恶”也可能滑向“善”。影片讲述的是抗日战争时期的故事,以既有的经验看,我们马上会做出判断——抗日是正义的——中国人是善,日本人是恶,这个大方向是绝对的正确,从宏观的角度看,影片归根到底想要反映也就是这样一个主题。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电影中在这样一个善恶分流的框架下,人物是圆形而兼具善恶的。笔者拟以两方代表马大三与花屋小三郎为例。
马大三是主人公,不管怎么说也是发展到最后的抗日斗士。但是从开篇起,马大三本身是一个违反道德伦理的、值得诟病的糙汉子——他与村里寡妇的不伦之恋,从伦理与道德上看,他是不善的。以及他一开始对日本人的妥协、贪生怕死、怕事等特征都表现了性格中懦弱的一面。但是马大三终究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汉子,不论是他对两位俘虏生命的敬畏,还是他在关键时候都能挺身而出,他都是一个识大体、敢担当的中国硬汉,闪烁着人性的光辉。我认为在他唯一错的地方就是——该抗日的时候没有抗日,该搏斗的时候没有搏斗——“错过”这种东西实在是很可怕的。
另一面,花屋小三郎这个角色的塑造也是圆形的,虽然他彻头彻尾也摆脱不了“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的设定。但是花屋身上也闪烁过人性的光辉,例如视死如归、铮铮不屈的武士道精神,以及在回到日本大本营时曾经为村民们的辩护。花屋从铮铮不屈的武士,到妥协求生的俘虏,再到以德报怨的杀人狂魔,他在那个“滑梯”上一步步下滑,直至罪恶的深渊。
美洲杯最新赔率,还有一个场景,就是日本人送来六车粮食后,与村民在一起饮酒作乐的场景,那个场景真的令我想到“其乐融融”这四个字,转而我又对自己的想法感到罪恶。从“饮酒”到“屠戮”只有几句话的时间,“善”与“恶”的冲突就这样堂皇地揭开。【我真是有一种心脏承受不住的感觉的说。】
大概,姜文的牛和影片的被禁都是因为这个“滑梯”吧。
·
刚才说到,看这种善恶冲突、界定不清的圆形人物戏是很劳顿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美国世界英雄系列那么受欢迎。在这些片子中,好人和坏人界定得非常清楚,并且“善终究会战胜恶”简直就是一个执念!要是觉得总是坏人死不过瘾,无非就是死一两个人气低一点的配角——反正主角不死,英雄不死。但是不得不说,看这种英雄系列是极其享受的,完全酣畅淋漓、一泻千里,好似会萌生出——现实生活中的恶与不幸也都会消散——这样的念想。不得不说我就是诸部“英雄三部曲”的死忠。
但是善恶泾渭分明看久了,总是会被耻笑肤浅,大概大家都想换换胃口了。自《雷神》播出以来,洛基这一角色就受到了世界的欢迎,甚至风头盖过了英雄本身——雷神索尔。洛基是每一部的反派——至少也是反派的中介者,但是他这个大反派永远不死,而且受到众人追捧——因为他有个虐恋哥哥,好吧,开了个玩笑。
究其原因,就因为洛基这是一个圆形人物。洛基的设定来自北欧神话中的“邪神”,是一个争议很大的神,爱搞破坏但非十恶不赦。《雷神》中的洛基也是这样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角色,虽然他诡计多端、多次引狼入室,但是他心中仍然存在着对父兄的爱。但是他所表现出来的“爱”与“善”往往瞬时而变,似乎完全是为了他的“恶”掩饰——就如他在第二部中尽善尽责地帮助索尔,最终却是为了自己的王位。
“洛基”这个圆形人物,简直就是日渐乏善可陈的“英雄系列”中的一股清流。虽然我觉得洛基这个圆形人物的雕琢过于浮夸而直白、不够精致,也不是旨在揭示什么人性,但是这种“善恶的滑梯”意识还是很能吸引票房的。
·
如果真要我做个总结。圆形人物的塑造是人们对“人性”的认识日渐成熟的表现,除却观影时的苦闷,这种表现形式还是很耐人寻味的。推不推崇、选不选择要看自己的需求。

一、关于本片的主人公们
很爱本尼迪克特,他在这部片子里演了一个叫人大跌眼镜的反派角色。我的意思不是说他演反派出人意料,而是他演的这个反派出人意料。当然,我也不是说他演得多出人意料,而是编剧对这个角色的设定出人意料——出人意料的差劲!为什么这么说?好吧,可能是我的智商有问题,前半段的时候我坚信该货是本剧唯一一个反派角色,整部影片都该专注于对他的围追堵截展开,不曾想,中断的时候出了那么个幺蛾子,把矛头都指向了看上去威严与仁慈并重的长官,好吧,我承认当时我确实觉得编剧真是已经逃脱不出这样的“白菜帮子逻辑”了,非得绕个弯,把大家认为是好人的人写成坏人,点出人性的巨大“可塑性”。我以为也就到这儿了,结果证明,我错了!坏人是坏人,好人他也还是坏人!不管怎么样,编剧还是比我强大的,耍观众就跟玩儿似的。但这样的安排不但叫人很没惊喜,还特别累人,转来转去,我都不知道该恨谁好,难道这就是现下整个世界的主旋律——善有完善,恶无完恶?拜托,你又不是艺术片,干嘛那么多人文情怀。

再说主人公吉姆。我看了半天没看出来他作为主人公在整部影片中有什么出彩,除了最后为了拯救自己的船员而不惜自我牺牲接受巨大的核辐射。每个英雄的死亡都神圣且壮烈,每个英雄都借此赚人一把眼泪鼻涕然后名垂青史,可气的是,这个编剧偏不让他死!这就是未来地球人的强悍之处吧——借着非正常人类的血液来起死回生?当然,总是没有人希望主角死去的,因为结局太悲剧真的会叫人心情称重。可是,亲爱的编剧,请问你的职业操守在哪里?你就不能让悲壮进行到底吗?!
  
当然,编剧这么做也许也只是为了让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吉姆才是本片最大的主角,让我们把逐渐转向史巴克的小眼光收回来,免得主次不轻遭来更多口水。毕竟,观影容易,编剧不易,且编且珍惜!
  
二、关于整部影片的场景
按理说,大片看到这个年纪,多少有些视觉疲劳了,毕竟这些年,欧美有钱人始终在使劲折腾这档子事儿。但吐槽的同时,也不容否认这累作品造福了不少影视业落后国家的人民群众。感谢电影艺术以电影及对票房追求的无国界!

就我个人而言,喜爱欧美大片的一大重要原因就是这些叫人眼花缭乱的后期制作。整部影片离“气势恢宏”相去甚远,却还是叫人目不暇接。毕竟拍摄未来世界,并且还是人类从始祖起就一度在探索的外太空,这就随便导演想制造什么了。

整体还是不错的,虽然没什么营养,但至少好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