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百姓什么时候能买得起房?”

中国政府网发起“我向总理说句话”活动,公开征集对2016年政府工作的意见建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国策汇议”专栏关注:我该向总理说什么?

“我是一名在上海打工的农民工,女儿面临上学问题,我想问问,关于外来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中央有什么新措施?”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打开网页,我们就能够与世界“握手”;打开网页,我们还能够与总理对话。今年全国“两会”召开在即,中国政府网联合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网等10家网站,共同发起2016年“我向总理说句话”活动,公开征集社会各界对2016年政府工作的意见建议。

这些出现在互联网上的问题,都是直接提给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2008年的两会召开之际,在中国几乎各大新闻和门户网站上,能很容易地找到名为“我有问题问总理”、“我向总理献一策”的民意调查栏目。

公众对2016年有什么期待?是办事儿更便利、出行更快捷、网购更安全?还是雾霾少一点儿、药费低一点?这些意见都可以通过“听网声聚民智——我向总理说句话”建言平台及发展论坛表达看法。有价值的意见建议将被报送国务院,并转送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参考。

仅据新华网的不完全统计,在该网上,至3月3日,各种提问、建言已经达到了3万条,有150万人次的网民参与。

“我向总理说句话”最早在2014年3月上线。当时,中国政府网“我向总理说句话”栏目开辟了一条“网络问政”的特殊路径。活动开展的第一年,就收到网民留言12万多条。栏目组每个月对留言进行总体舆情分析,提炼优质建议,分析留言反映的突出矛盾和热点问题,形成报告并上报给总理。

在这些栏目里,网民的留言有的简明扼要,有的篇幅较长,多是直抒胸臆,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经过深入广泛调查而在两会上提出的议案、提案和建议,形成了互相补充、各具特色的局面。

近两年,邀请网友通过网络建言献策正越来越普遍。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这凸显了政府对民情民意的格外重视。

一位网民说,我想请总理和我们一起思考,刚刚过去的雪灾中,哪些做法是值得肯定,表扬和推广的,有哪些做法还不够,不到位,需要思考整改。

汪玉凯:保护民众的知情权、表达权和参与权是我们一贯的主张。网民提出的建议主要还是围绕着民生问题,包括医疗、教育、社保以及环保等与老百姓工作生活息息相关的内容。在这些方面,我们非常需要倾听老百姓的诉求。这样的方式为老百姓提建议提供了很好的平台,高层对这些建议也是非常关注的。

还有网民提出:“我想问总理,能不能研究给全国65岁以上的农民发退休金。每餐1元,每月90元,千百万的老农可能就更开心了。”

2014年,在非洲安哥拉工作的80后年轻人周效国,在“我向总理说句话”栏目网页上提交留言,希望在总理访问期间,能够有一次青年见面会。结果,他的留言被送到了总理办公室。当年,他受邀参加海外民生座谈会,见到了李克强总理。

人民网上,一位网民邀请总理来“强国论坛”作客。他认为,与其他言论渠道相比较,互联网上的言论具有多元性、原生性、广泛性等特点,同样是传递社情民意的有效窗口,“总理也能更多地听到一些真话”。

通过“我向总理说句话”栏目征集到的网友留言没有数量限制,只要质量高,都能送到总理案头。

这项活动得到了中国政府有关网络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新华网、人民网、央视国际以及新浪、腾讯等中国知名网络媒体都投身其中。

一条有价值的留言,不仅能送上总理案头,还要在国务院相关部委走一圈。涉及部门具体业务、表达清楚、目标明确的留言,会转给有关部门办理。

新华网副总裁、副总编辑白林说,几年前,新华网在两会之际就率先推出了“向总理提问”的互动话题。实践证明,随着网民参与热情的高涨,它有助于激发民众的国家主人翁意识。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这说明,信息转达的道路非常顺畅。

“在提问期间,网站的浏览量和点击率出现了大幅提高的现象。”他说。

汪玉凯:互联网成为征求老百姓意见、吸纳社会智慧的非常重要的手段,主要的门户网站可以把公众提出的建议进行详细整理后传递到国务院办公厅,最后可以送至最高层,这个方式路径非常通畅,而通过各地党政机构征求意见,中间环节很多。

央视国际“我有问题问总理”栏目承诺,今年不仅鼓励提问题,而且要切实做到“你的问题有回应”,以“真正搭建总理与民众沟通的平台”。

关于这一话题,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进行了深入分析解读。

事实上,人民网、新华网等网站这几年还在做一项工作——把网民的意见收集起来,向中央和有关部门反映。人民网社区管理部副主任肖红说:“每天都有编辑对帖子进行分类整理,有关领导看到后很重视,有不少回应。”白林说,今年实行的节假日调整方案,有关部门就参考了网民投票的意见。

经济之声:网民的电脑桌和总理的办公桌的距离越来越近了,网络问政有利于倾听民声、了解民意、民主决策等。政府报告开门听民意,已经实施了几年,从这几年的实践来看,效果如何?

新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在看到网民给他的留言后,还专门通过新华网,给网民回信,称“网络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辛鸣:通过这几年的实践来看,效果确实越来越明显了。一份好的政府工作报告,就应该是接地气并可以反映出民意的报告。但是,如何接地气,如何反映民意?过去我们要求起草的同志深入基层去进行调查研究,虽然这也是一种了解民意的重要方式,但是少数人在特定的时间内很难看到全貌。现在,我们通过互联网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们把13亿老百姓与起草组的同志连接起来了。

观察家们认为,互联网产业的飞速发展和中国政府高层对网民意见从善如流的态度,正促使便利、快捷、互动性强的网络成为中国政府征集民意的一条新渠道。

经济之声:关于国计民生,相信大家都有不少话要说。像“办事儿更便利、出行更快捷、网购更安全、雾霾少一点儿、药费低一点”,这些都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这些意见应该怎么向总理表达?

今年1月发布的一份权威调查报告说,中国的网民总数已经达到了2.1亿,占到了中国人口总数的近1/6。

辛鸣:老百姓最想说的话、最想做的事情,它与百姓的切身利益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民意如何能被总理和起草政府工作报告的同志所关注?这就要求必须有普遍性,能够反映出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和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间需要解决的一些重大问题。例如现在有些大学生说他找不到工作,他希望给总理提个建议。但是给总理提建议应该是希望总理关心整个大学生群体如何在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更好地就业或创业,而不是要求总理来为某一个人解决就业问题。因此,我们一定要把个性化的利益诉求转变为普遍性的政策导向。

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两会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已经注意到了“网民们知道我今天开记者招待会,竟然给我提出了几百个问题……他们许多建议和意见是值得我和我们政府认真考虑的。”次年的两会上他又提到了网民的意见。

经济之声:网络问政的效果应该以能否做到服务为民来衡量。所以,网络问政效果如何关键还是在于能否落实,而这也直接关系到服务为民的成色。怎么才能保证公众有序参与到国家治理中?

正是这种鼓励,使得中国网络媒体认为,“网民提问”完全能成为中国民众参政议政的新形式。中央党校教授沈宝祥说,网络成为“民意直达高层直通车”,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的新景象。

辛鸣:这就要求我们起草政府工作报告的同志和政府有关部门真认去听。既然我们要开门接纳网民的意见,就不能把网民的意见当成一种形式或摆设。

2019美洲杯即时赔率,在去年的中共十七大上,“民主”一词在胡锦涛总书记的报告中出现了60多次,胡锦涛用较长篇幅论述民主政治发展,给人印象深刻。不少人注意到,“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被写入了党代会报告,特别是“表达权”,这是历次党代会报告中没有出现过的3个字。

同时,我们还要善于倾听,毕竟网民是独立的个体,他们提出的更多是个性化的诉求,所以我们应该从个性化的诉求中听出普遍性的趋势和规律性的要求。

今年,各大网站还利用新技术,开通了短信互动模式,允许人们通过手机发送相关内容到网站上留言。

此外,最重要的一点是,听完之后要对网民的意见进行认真的研究和梳理,最后再根据实际情况把它们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中。

人们注意到,中国网民愿意围绕社会热点事件展开长时间的讨论,有时长达数周甚至数月。社会舆论将网络意见形容为“不在场的民意表达”,而将提出问题和建议的网民称为“不在场的人大代表”。

2019美洲杯即时赔率 1

然而,不是所有的网络言论都被允许传播。“违反国家法律、诽谤人以及传播谣言谎言的帖子,都应受到禁止。我们提倡网络言论的有序。”白林说。(记者李怀岩王攀姬少亭)

专题:“我向总理说句话”活动

2019美洲杯即时赔率 2

(扫描二维码,进入“听网声 聚民智–我向总理说句话”移动端建言)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文章